快打开电脑试试玩在新开传奇私服中找到新开传奇私服并在新开传奇私服就可以了
当前位置: 主页 > 办公空间 >
    往事总在梦里飞 这个夜是那么的静,静得几乎能听见微风的声音,望着窗外的星空,一幕幕往事在心底浮起,在脑海里里翻腾日志。
      读书才出来的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去投靠已有相当基础的舅舅,看到这个城市的一切一切,都充满了诱惑,一幢幢的楼房,还有靓丽的女人,幻想着,有一天,有一间,有一个会属于自已,傻傻的笑了起来,轻轻的打了自已两下,工作都还没找到呢,就在大白天作梦,呵呵!经舅舅介绍,在一家装饰公司学做事,因为什么都有不懂,得从低层做起,不外乎就是替人跑跑腿,打打杂,谁叫自已没有值得骄傲的本钱呢,,也只能这样了,希望能从中学到点东西,因为我这人比较开朗,又爱笑,所以人缘比较好,他们都愿意教我,慢慢也学会了不少,没事的时候就看看书,这可是我最大的爱好。
      一晃就是三年,我也早开始了独立,因为工作的关系,有时太累,心灵也容易变得空虚,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也有人帮我介绍过两个女朋友,但都没过好久,就吹了,好在学会了上网,也可以打发一些时间,不再常去那些酒吧,水吧流连,因为自已没有电脑,就只有去网吧了,如往常一样,在这个虚拟世界神吹鬼侃,和那些无聊的女人打情骂俏,反正又不负责任,开心就好,但也有素质好的,只是难以碰到。从内心来说,和这种人聊天才是一种享受,但这类人好象多半高傲,但凭着我的开朗性格,也交了几个象样的,且关系还不错,突然,电脑下方的企鹅形象在闪动,原来是一个叫风信子的女的发来的加友信息,风信子是一种鸟,在北方,听说有一个很伤感动人的故事,,这也许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吧,没想到,轻轻的一点击,竟和她发生了一段故事,,我从不曾想在这上面会发生什么奇迹,网络恋情听的太多了,好象没一个会修成正果,但有些事啊,来和去都是无声无息的,由不得你,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当你学会了上网,就已具备了网恋的开始。和她经常碰到,久了,也熟了,知道了她的名字,忆幽若,一个很好听却又很伤感的名字,后来又知道了她的电话号码,和所在地,居然离自已不远,就在同一个城市,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她,知道她对自已也有好感,于是相约见面,她十分雅静,还有一丝丝忧郁,但又是那么可爱,第一眼的感觉,就已为她深陷,她也许注定就是我生命中的精灵和一生的期盼。   自从见了面后,我们的交流也想对多了些 ,只要一有空,就会叫她出来玩,她的性格较为内各,但在我面前还是比较大方的,所以,我喜欢,她是外地人,对这个城市不太熟,但每次和她出去都比较开心,有人说,和女人逛街是一件很累的事,但我不觉得,也许是我太喜欢她了吧,在有一段时间里,我发现她竟然在有意无意的躲避我,我不知错在哪里,也许是她太忙了吧,公司事多,压力太大,在电话中,她会在电话中冲我莫名其妙的发火,开始我还能忍,终有一次,我们吵架了,且特别厉害,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信心,想让彼此有时间冷静冷静,这让我伤心不已。
      好一段时间,上班也没什么心情,下了班就在网上溜达,经常和一个叫幽燕之泪的女孩子聊天,她这名字还是我给取的呢,她说她到了晚上,犯困就会流眼泪,那是祖传的,因为她叫明燕儿,就开玩笑给她取了这个名字,没想到她还真用了,人还蛮靓的,也特会逗人开心。在之前,也许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但在些时,心里有一些想法,既然网事如风,那就让自已疯吧,又和明燕儿见了面,我连她作什么工作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才从浙江回来不久,现在她住在她姑妈那里,和明燕儿儿见面的事没敢让幽若知道,从内心上讲,我从没想过要背叛她,只是想从心理上报复她一下,但事情始料未及的是,在一次酒后,我和明燕儿发生了关系,这让我产生了深深的自责和痛苦,每天都是借酒浇愁,连家也懒的回,幽若知道了,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我这样痛苦,放着事情来陪了我好几天,我把电话关了机,晚上就住在她的客厅里,我知道我再没资格靠近她,但却离不了对她的依恋,幽若叫我去上班,下班后,一走出公司门口,就看到了另一个不敢面对的女人,明燕儿,她瘦了,她说我离家的这几天,她每天都到这儿来等,还是问来的。可每次都是失望,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我极为震撼,过去轻轻的搂着她的身体,这时的我,感觉就象一罪人,我带着她回家的路上,我说打车,她非要坐公交车,说想和一起感受一下在人群中的温新,这这样搂着她回到了家里,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好心疼,为她煮了一点东西,吃了让她睡一会,醒后,她说,还是第一次吃一个男人为她煮的东西,看着她傻傻的样子,不知如何说是好。
      面对所爱的,面对爱自已的,情感游离在两个女人之间,每天很晚才敢回家,和幽若也多是电话联系,也不敢让她到家里里去,实在没法,就向明燕儿撒谎,到幽若那边去,面对这样的生活,同时对两个女人撒谎,真的很累,为了避免同时伤害两个人,我选择和幽若分手,因为我已没资格拥有她,我以为这是明智的选择,当我和幽若说明了一切,她什么也没说,就那样望着我,然后哈哈大笑,端着酒不停的喝,我知道我伤透了她的心,也不敢乞求她原谅,有一天她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她醉了,我抱着她,一直到她住的地方,我知道我错了。且错得离谱,但没有办法,让爱藏在心底吧,几天后,幽若打电话来说她要走,要离开这城市,我说要去送她,她不要,声音好冷,随后就把电话关了,我知道她一定在哭,我恍恍惚惚的回到家里,看到家里的女人,就这样吧,也许结局就是这样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痛也在慢慢的减轻,我藏起了幽若的相片,这是我唯一能够保存的,哦,对了,还有一串手链,这时我才发觉,除了浓浓的爱,能保存的几乎没有了,那我呢,又给过她什么呢,除了伤害,还是伤害。幽若,你现在在哪里,现在还好吗!只能在心底轻轻地问,却不敢喊出声,燕儿也可能听说了这件事,她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走过来,搂着我,吻着我。哎!这一生,我害了两个女人!既然有了承诺,就得付出真心,为了这个家,也算个家吧,虽然还没结婚,恢复了往日的程序,该上班的时候上班,下班了就往家里赶,也还算温新,燕儿和幽若是两个类型的女人,幽若是个事业型的女人,不会作饭,要么是我作给她吃,要么是在外面吃,燕儿来自农村,家境不太好,很小就会作饭,学历不高,说句实话,对于燕儿的以往,我还没想过要去问她,直到有一天,回家时,看到一男的老在楼下晃悠,以后几天如是,燕儿也不出去买菜,总是叫我带我带回来,也没多想,以为她不舒服吧,晚上,燕儿很晚都没睡着,说有话要对我说,才知道,那男的是她以前的男朋友,在买菜的路上碰到了他,后总是来纠缠,因为家里穷,到浙江那边去打工,被人介绍到一歌厅上班,向人推销酒,从中提成,但经常被人占便宜,为保护自已,在那时认识了这个男人,但她不爱她,在开始遇到我的时候,也没真的爱上我,只是想暂时的找一个依靠,但没想到会真的爱上我,特别是有一次偷看了我的短信后,也知道了幽若的存在,发现了我对幽若的痴情,在我离家的这几天,竟发现对我无法舍弃,所以才到公司门口等我,也知道自已除了在容颜上比幽若强点外,别的是没法和幽若相比的,确实,幽若的气质性特强,学历,身高,都是燕儿没有的,当我选择了她,她感到十分惊讶,说就算是我选择了幽若,她也不会以某种关系来要挟我的,会自动的退出的,我原谅了她,看着她笑了笑,轻轻的敲了她两下头,叫了她两声傻瓜,她就哭着扑到我怀里了,我不嫌弃她,人嘛,生活,只要她原意回到正常的生活。
      象往常一样的回到家里,家里没人,问邻居,说她很早就出去了,后来在卧室看到她留的一张纸条,说她走了,带着一颗爱我的心走了,那个男人经常来纠缠,还要挟她,怕给我惹上麻烦,走得很匆忙,衣服都没拿完,就带了五百块钱,我疯了似的四处找她,所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可是都没有踪影,,傻女人,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嘛,有什么好怕的嘛,哎,那晚,我忘记了什么叫痛,整个神经都麻木了,我伤了我爱的人,爱我的人又离我而去。有了燕儿,我就很少上网了,现在也没了那种习惯,宁愿一个呆呆的坐在屋里,或是望着窗外,偶尔拿出幽若和燕儿的相片来看,一样的灿烂,两个不同类型却都爱过的女人,闷极,把家里所有的酒都拿出来,醉了,躺下,脑海总是飘浮着两个女人的影子。
      英子是在燕儿走后不久的日子,出现在我的世界,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的。在一个朋友家里,只是不太熟,一天下午在商场买衣服,从一个试衣间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即走出一个人来,她到还先认出了我。随后聊了两句,就说找一水吧坐坐,衣服也没买,可能那老板恨死我了,黄了她的生意。去水吧聊的很开心,她问了我很多事,女孩子多数好奇,说起我的事让她唏嘘不已,天也快黑了,随意找了个地方把晚饭解决了,然后送她回家,留下了彼此的电话号码,此后的日子,她没事时就会来找我陪她玩,她就象个快乐天使,让人很是开心,有一天,她说她爱上我了,我没作声,也许是以往,怕再一次的伤了别人的心,没得到我的回应,那一天的英子一天都没笑过,也不说话,我们这样相持着,送她回家后,她说她打算去广东,我其实已经从她眼里得到了答案,她想我留她,我还是没作声,就默默的走了,英子又用手机给我发短信,说能不能给彼此一个机会,我也想有爱,我也怕孤单,往事注定不能回头,于是,我接受了,就这样,我和英子走到一起,英子有一个好处,不在乎我的往事,我也一直以为她不在乎,她也在情路上受过伤,受过伤的女人,都懂得珍惜感情。
      我们在一起相处了半年,日子也过得挺规律的,可是有一天,当我走出公司门口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种气息,一种熟悉的气息,应当说是一种味道,香水的味道,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幽若,这种香水是幽若的最爱,但我叫不出名字,可我还是记得的,一会,味道被风吹散了,我在四周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我伤她的心那么重,哪里还会回来呢,都一年半了,时间过得真快,我无精打采的回到家里,家里没人,一会,英子回来了。说在楼下看到一个很熟但却又不认识的女人,突然,她大吼一声,你的相片,指着幽若的相片,就是她,我这才肯定是是幽若回来了,怕英子生气,我没说什么,她一定会有想法的,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一个电话,半天没有说话,但我从急促的气息声,断定她是幽若,她终于说话了,说希望能见上一面,我们约了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滴香居茶楼,我去时,幽若已经在那里了,还是那样瘦,但已经成熟了好多,这一年多来,一定过得很苦吧,从她脸上就能看出所经历的辛酸,一个人在外面闯荡不容易,特别是一个女人,她说起了她一年多的经历,离开后,她就到了河南她舅舅所在的公司,因为有些东西不会,得从新学,好在底子好,接受也快,很快就适应了那里的工作,也经历了一次感情,但过好久就分了,也没心情再谈,半年前的一天,没事,上网聊天,有人用我的号给她留言,很长一篇,基本上把一年以前发生的一切,和我经历的事,作了透晰,还留下了联系电话,我知道是燕儿,只有她会这样作,也只有她和幽若知道我的密码,燕儿知道她的离开,我一定会很痛苦,她希望幽若能回到我身边,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放心,幽若和她联系了,并证实了一些事,本来就没忘记我,经过这些也原谅了我,不是太忙,早就回来了,还有一个就是,她知道燕儿的生活状况不太好,想让我和她一起去看看,燕儿根本就没有离开这个城市,当时只是逃回了老家,我让幽若拔通了燕儿的电话,,当见到燕儿时,如不是她说话,我都认不出她了,当时的我眼泪刷刷的往外流,太瘦了,这是我曾经的女人吗,这是我曾经爱过的女人吗,半年,半年就失去了原来的娇颜,我简直不敢相信。原来,那个男人再次的找到了她,要她从归旧路,她抵死不从,被那个男人毒打,最后趁那男人不注意又逃了出来,因为没有技能,只能靠打点小工过日子,后来又不小心染上一种疾病,因为没钱,又不想再来打扰我,就成了这个样子。哎,傻女人,最后将她送到了医院,经过一段时间治疗,病情到是消除了,但身体却是需要慢慢保养,出来后,我叫她和幽若住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和幽若她们就以朋友的身份相处着。我把和幽若燕儿见面的事告诉了英子,我不能让无辜的英子承担我们情感的过错,英子也很怜惜燕儿,还买了东西去看望燕儿,她们能成这样,我真的很高兴。
      一天正在上班的时候,英子打来一个电话,说她要走了,说也是她该走的时候了,我所爱的两个女人都回到了我身边,特别是幽若,那个经常在梦呓声中出现的幽若,还有急需我照顾的燕儿,我都没搞清是怎么回事,丢下手中所有事情,连假也没请,就冲了出去,打电话给英子,说已在火车上了,叫我不要去追她了,也不说她要去什么地方, 我只知道她有一个姑妈在广东,至于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到火车站时,去广东的车一列也没有了我。又伤害了一个女人,在一起生活这么久,为什么还不了解我呢,又是一个傻女人,哎,当我把这事告诉幽若她们,被她们狠狠骂了一顿,但事情已无可挽回,此后的每天,幽若和燕儿都会先后来到家里,陪我聊天,帮我收拾屋子,英子走后,这屋子已乱的不成样子了,幽若要燕儿回到我身边,燕儿怎么也不同意,燕儿要幽若回到我身边,幽若也不同意,我无言的看着她们,突然间感觉好累,好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不想再管其它事,平凡的我,一生能得数个女子的痴心庞爱,是否前世掉落胭指井中。无论选择谁,都会伤了另一个人的心,在沉沉中睡去,突然听到外面有争吵声,随着听到房门被打开又被关上,我看到哭成泪人儿的幽若站在我面前,为她擦干了眼泪,出去已不见了燕儿的踪影,只见她留的一张纸:今生爱过无悔,如非我当初任性,你们又岂会劳燕分飞,自此别无所求,只求兄妹永远相随,出去买菜了。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